首页 >  架空穿越

965483在线txt全集下载(云雾来祝凯旋小说)

云雾来祝凯旋 小宇文学 2020-03-27 09:35:50
  • 965483云雾来祝凯旋全文合集版免费阅读-965483(云雾来祝凯旋)全部章节小说免费大结局阅读

    云雾来祝凯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宇文学965483下载无删减全文资源全集专栏

    点击在线阅读>>

小宇推荐一部2020火爆小说965483,这部小说的主题正是云雾来祝凯旋,全文思路清晰,情节动人,小说描述了云雾来祝凯旋之间的缠绵故事:他说得轻描淡写。云雾来小幅度点点头,往旁边走开几步,以免堵在出口影响后面的人。她挑了个稍微清净点的地方倚墙站立,低下头去看手机,看起来很忙,其实她只是漫无目的地...

云雾来祝凯旋小说965483全文免费阅读:

他说得轻描淡写。
云雾来小幅度点点头,往旁边走开几步,以免堵在出口影响后面的人。
她挑了个稍微清净点的地方倚墙站立,低下头去看手机,看起来很忙,其实她只是漫无目的地点开社交软件又意兴阑珊地关闭,几个应用间来回切换,周而复始,借此打发时间。
她也不想这么无聊。
可不看手机,还能看什么呢?
随着她走开,祝凯旋恢复之前闲散随意的***,弓着背将手臂搁到栏杆上去,双手垂在她的行李箱拉手上。
云雾来没有刻意关注他,但是他两手交替着旋转把玩手机的模糊影子,不断在她视线边缘猛刷存在感。
越想忽视,越是适得其反。
周遭人群来来往往,都不若他这一点无伤大雅的小动静来得起眼。
祝凯旋另外要接的人迟迟不来,云雾来等了约莫十分钟,实在是耐心告罄,她收起手机,抬起头来。
目光恰好与他的目光相撞。
他的眼神很淡很淡,似乎只是百无赖聊下的随处观望,跟看过往人群相差无几,并未在她身上投放太多的焦点。
云雾来朝他走去,他的眼神这才在她脸上聚焦。
“我还有事,打车先走了。”
说着,她伸出手要去够自己的行李箱,但他两个手腕都松垮垮压在行李箱的拉杆把手上。
她的手在半空中有微不可察的停顿,在毫秒之间做出了判断和决定,往下几寸,不动声色握过行李箱拉杆的竖条,巧妙地避开了肢体接触。
祝凯旋的眼睛里带着一点审视的味道,听她如是说,他的手指微微蜷缩一下,但终是没拦她,任由她把拉杆箱拉了过去。
下一秒,出口处传来年轻女孩兴奋的叫声:“凯旋哥哥!”
与此同时,祝凯旋探身拉住行李箱,淡之又淡地对云雾来说道:“来了。”
云雾来闻讯望去。
叫祝凯旋的人正是刚才那个被粉丝包围要签名合照的女明星。
娇俏型的长相,看着年纪还很小,穿着过于成熟的衣服,显得***不类。
她三步并作两步地蹦跳过来,握拳地在祝凯旋肩上锤了一拳,再度叫道:“凯旋哥哥。”口吻里的撒娇的度把握得恰到好处,既亲昵,又不会过分甜腻叫人心生反感,“飞机餐好难吃啊我天!我都快饿死了。”
祝凯旋今天同时接两个女人的目的,云雾来已经了然于心,他是专门让她看的。
跟女明星这般高调,怕是已经公开了,是她在国外没有关心国内娱乐圈动向,所以才一无所知。
过去的三年,她和他没有见面,没有联络,她不是没有想过,他很有可能已经有了女人。
所以眼前的画面并没有给她带来太大的冲击,她此时此刻的心情还算平和。
她非常识趣地说:“好的,我看到了,知道了。”
反正同一辆车是万万不能坐了,倒也还没大方到要给他们腾二人空间那个份上,主要是她怕自己半路突然忍不住扭了方向盘跟这对狗男女同归于尽。
这一次,祝凯旋拉着她的行李箱没有放手,眼睛看着她,嘴里叫的却是另外一个女人的名字:“点点,自我介绍。”
邓点点懵逼地看看两人,过了会,依言照办:“我叫邓点点,今年20岁,现在在锦大表演系上大二……”
祝凯旋打断她:“我让你说你是我谁。”
邓点点啰嗦了一大堆,终于学会了言简意赅:“表妹。”
云雾来:“……”好的。
三人一起去往机场停车场,祝凯旋尽绅士风度,左右手各推了一个行李箱,两个姑娘落后他几步,邓点点很好奇云雾来的身份,悄摸摸跟她打听:“你是我表哥的女朋友么?”
云雾来毫不犹豫地否认了:“不是。”
祝凯旋只听到云雾来的那句“不是”,不过他就算用脚趾头想也能猜出邓点点问了云雾来什么问题。
确实不是女朋友,没有撒谎,但她的态度明显是要彻底跟他撇清关系,不给别人任何联想的可能。
邓点点是家族里面唯一的一个女孩子,平日里大家都对她关爱有加,祝凯旋也一直挺疼爱这个表妹。
这是平生第一次,他觉得邓点点很是聒噪。
邓点点还打算跟云雾来寒暄几句,就见前头祝凯旋转过头来,问道:“你这么久才出来,又雇人拍自己了?”
云雾来:“……”
刚才她看邓点点大摇大摆走在大庭广众之下,周围人群一切如常,完全没有表现出看到明星的惊喜和稀罕,确实感到挺疑惑的,还在暗自惊异自己几年没回来而已,国民对明星的态度居然已经发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
邓点点的梦想是当个大明星,但家里不同意她从事这一行,她只得自力更生,目前处于108线的地位,偶尔会雇几个粉丝、买个热搜给自己充当门面,满足一下自己的虚荣心。
本来就已经非常心酸、非常卑微了,还要被人在大庭广众之下揭穿。
邓点点怎么都没想到一向八面玲珑的表哥居然一反常态,在外人面前落她的面子,她顿时恼羞成怒:“你为什么要说出来啊!!!”
三人到达停车场,祝凯旋把两个行李箱塞进后备箱再上车,意外地发现云雾来居然在副驾驶位上。
她很讲究礼仪,知道不空着副驾驶座位是对司机的尊重。
三年过去,这个女人确实变了许多。换了从前,见到他的第一眼,她就会倔强地走开,绝无可能上他的车,更不可能若无其事地坐在副驾驶上。
也许是在职场浮浮沉沉导致的圆滑和世故。
也许是有关他的事情,她已经云淡风轻。
“去宴森?”他问。
云雾来:“嗯。”
宴森大酒店是宴随娘家名下的酒店,比起住到宴随家里,云雾来觉得住酒店更自在些。
简单的问话过后,车里陷入沉默。
邓点点在后座自个生了一会闷气,开始趴到中控台上找云雾来搭话:“怎么称呼你?”
邓点点在家里是被宠着长大的,多少有点大小姐脾气,正常情况下,祝凯旋这么惹她,她要生好一会的气。
可车里的气压实在太他娘的沉闷了,她不知道前面两个人到底是怎么做到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从容自若的,反正她是受不了了,再不说点话活跃一下气氛,她就要窒息了。
云雾来不是很有聊天的欲望,简单自我介绍:“云雾来。”
邓点点又问,“你从哪里回来呀?”
“巴黎。”“你在巴黎出差吗?还是读书?”
云雾来:“工作。”
“噢噢,巴黎工作啊,那挺好的。”已经是尬聊阶段了。
车里继续再次恢复安静。
邓点点靠回座椅后背,看着前头两个后脑勺,后知后觉地发觉这两人还挺配的,一瞬间她福至心灵,重新趴到驾驶室和副驾驶室中间去。
“雾来姐,你跟我哥怎么认识的啊?”
早恋认识的。云雾来腹诽,当然只是心里想想,嘴里说出来的回答十分正经:“高中校友。”
“那你跟我哥知根知底呀!”邓点点切入正题,小小年纪做媒业务就很熟练,“你有没有男朋友?”
祝凯旋充耳不闻,兀自开车。
“没有。”云雾来说。
邓点点的口吻十分夸张:“那你要不要考虑一下跟我……”
云雾来不想被介绍对象,尤其对象还是祝凯旋,她狠准稳,张口即来,兜头一盆冷水浇灭了邓点点的热情:“我结婚了。”
靠!这天是彻底没法聊了。
邓点点绝望地坐了回去,任由那可怕的氛围重新弥漫狭小的车间。
祝凯旋的眼睛里闪过一抹稍纵即逝的微光。
再度打破车里沉默的是云雾来的手机,是宴随打来的电话。
云雾来接起:“喂,阿随。”
宴随的语气充满了歉意:“喂云雾,sorry sorry我刚才忙着装点伴手礼,没看到你的微信,你已经上车了吗……”
宴随一席看似稀松平常的问候,丝毫不亚于《名侦探柯南》盗贼集团别墅事件中,门洞里出现的那只眼睛带来的惊悚。
此时此刻,如果要用一个成语精准艹中云雾来的心情,那这个成语非“五雷轰顶”莫属。
她能感觉到自己浑身竖起了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就连头发都快立起来了,还仿佛能听到自己的血液在血管里簌簌结冰的声音。
恨不得就此死去。
先前没有细想的疑点,一下子拨云见日,悉数明晰。
宴随明明说过会亲自来接她,因为主婚纱有个细节要修改,退一万步说,就算宴随真的叫了祝凯旋来接她,他也没道理会提前一个半小时出现在机场等她。
这人根本不是来接她的,他是专门来接他表妹的。
所以他看到她的瞬间,才会露出那般震惊的表情。
一切都说得通了。
从头到尾,是她分不清楚状况,是她脑子被浆糊给黏了。
更是她……自作多情。
而祝凯旋,他什么都知道,只是没有揭穿。
我艹他二大爷的。云雾来用尽了毕生的克制力,才没把这句脏话宣之于口。
装作若无其事,是一个成年人不需要学习就能掌握的体面。
她压下心底的惊涛骇浪,语气平静地告诉宴随:“嗯,我已经在车上了。”
宴随不知内情,只当云雾来打了车,她感到颇为内疚,又说了好几声道歉,“你一定饿坏了吧,你让司机送你来餐厅,我发定位给你,我们一起吃个饭。”
挂断电话,车里经历了极其诡异的几秒钟以后,云雾来说:“你找个地方靠边停车吧。”
“哪个餐厅?”祝凯旋神态自若,“我送你。”
车里太安静,话筒里宴随说的话,他全都听到了。
“不用了,我自己打车过去就行。”成年人的功课可没有教她如何死猪不怕开水烫地在人家车上继续坐下去。
车丝毫不见减速。
祝凯旋目不斜视,跟她解释原因:“市心路不能停车。”
市心路全路段严管,除了几个公交车站,哪哪都不能随便靠边停车。
宾利继续稳稳向前开了好长一段路,就在云雾来很认真地考虑起自己跳门逃车的生还几率有多大之际,车终于在一个红绿灯路口被红灯拦下来。
天不亡我。她发自肺腑地在心里对那颗高高在上的红球道了八百遍“谢谢”,并干脆利落地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下了车,关上车门前用尽最后的成年人的体面,对祝凯旋说了声“谢谢。”
云雾来的脚步在外人看来不慌不乱,而且因为工作内容与模特圈密切相关的缘故,她的仪态步伐在耳濡目染下颇为优雅。
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根本就是落荒而逃。
邓点点全程处于懵逼状态,她不知道前因后果,看着云雾来的身影匆匆穿过几个车道的车流往非机动车道的方向走,忍不住问她表哥:“她就这么走了?”
祝凯旋的视线率先收回来,他看着前方,很淡地应了一声:“嗯。”
“可她行李箱不是还在你后备箱里吗?”邓点点发现了盲点,她一边说着,一边摇下车窗,打算把云雾来叫住。
红绿灯上方的显示屏出现一行小字,提示直行车道***待行区域。
待行区域可去可不去,没有管得太严格,周围几个车道也没有车动,但祝凯旋一脚油门直接开了上去。
惯性作用下,邓点点整个人狠狠往靠背摔了下去,不禁叫了声“哎呦。”
祝凯旋顺便升起了被她降下一小半的车窗,还顺便落了车窗玻璃锁,现在除了驾驶位,没有人能动车窗。
祝凯旋到了待行区的最前方才把车停下,邓点点刚从突然启步的惯性中解脱出来,又遭遇了突然刹车的惯性,猛地扑到了前座的靠背上。“哎哟!”她再度叫道,差点没摔下座位。
车子经历紧急制动,停稳。
邓点点摸着被差点被撞断的鼻梁,惊魂未定地坐正。
绿灯一亮,祝凯旋第一时间启动汽车,遥遥将背后的车队甩下。
这一回,还好邓点点有所准备,牢牢扶住了车门把手,免受祝凯旋的三度***,待车速平稳下来,她回头看去,只看到宽阔马路上一片茫茫灯海,哪里还有云雾来的影子。
邓点点就是再迟钝也看明白了,表哥就是不想还人家行李箱。
不想还行李箱的原因无他,要么是想把行李箱据为己有,要么是为下一次名正言顺的见面机会铺路。
她沉默了很久很久,问了祝凯旋一个发人深省的问题:“凯旋哥哥,我冒昧地问一句哦,你是看上行李箱了,还是看上人了?”
祝凯旋:“……”
邓点点觉得按照表哥家里的财况,应该是不至于贪图区区一只行李箱的,那么只剩下了一个可能。
她表哥看上的是人。
邓点点急了,她拍打着座椅,痛心疾首地大叫:“可是她已经结婚了!!!凯旋哥哥你醒醒,难道你想气死姑妈姑父吗?!”

965483云雾来祝凯旋小说资源全文阅读

祝凯旋罔顾邓点点的聒噪,全程一言不发,把人送到家就要打道回府。
外婆和舅妈留他:“阿凯,吃个晚饭再走吧。”
“不了,外婆舅妈。”祝凯旋连车都没下,推脱道,“我还有点事。”
中老年人普遍八卦,外婆和舅妈也不例外,舅妈一听就来劲了,凑近他些,神神秘秘地问道:“什么事啊,你是不是交女朋友了要去约会?”
邓点点在奶奶和老妈背后露出一个比吃了屎还一言难尽的表情。
女朋友?
呵,想多了。
说出来吓死你们!
表哥是对别人的老婆上了心了,证据就藏在他的后备箱里。
“没有。”祝凯旋从小就有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天赋技能,说起甜言蜜语信手拈来,“要是交女朋友了,肯定会第一时间告诉舅妈的。”
舅妈果然被他哄得眉开眼笑,亲热地拍拍他的手:“阿凯你要抓紧啊,27岁的人啦,也老大不小了,是时候谈个女朋友了,舅妈还等着喝喜酒呢。”
“欸,正在努力。”祝凯旋顺从地应下。
临走前,祝凯旋向邓点点投去一个看似平静无波的眼神。
邓点点从里面提取到了浓浓的警告意味,她装作没看到,往奶奶背后躲去。
表哥在威胁她不许乱说话。
她说不说就全凭他表现了。
祝凯旋的车绝尘而去,舅妈搀着外婆进屋。
外婆感慨:“阿凯这孩子,看着好说话,实际上可倔着呢。”
舅妈很认同:“可不是嘛,这么多年了,任凭家里好说歹说就是不肯去相亲,姐姐都不知道为此哭了多少次了。”
想到外孙的终身大事迟迟没有眉目,外婆深深叹了一口气:“读书那会谈女朋友谈得起劲,当着老师和爸妈的面都咬死了不肯分手,到了该谈的年纪,反而不肯谈了。你说这叫个什么事呀?我是真的想不通现在的年轻人在想什么了……”
*
从外婆家出来,祝凯旋径直回了家,车在车库停下,他绕到车后打开后备箱,提着云雾来的行李箱上了楼。
把行李箱放下,他毫无尊重他人***的自觉,俯下身摆弄密码锁。
四位密码。
他快速把四个小转盘转到“7758”四个数字。
一遍通过。
7758来源于很多年前流行过的“7758258”的梗,她大学的行李箱就用的这个密码。
依旧在某种程度上了解一个过去的女人,多少会让一个男人产生一点一切皆在掌控之中的成就感,他淡淡嗤笑一声,将行李箱打开,进行简单的翻看。
28寸的行李箱让她塞得满满当当,装满了各类衣物鞋子、化妆品和生活用品,就连吹风机、压缩水壶、一次性床单枕套浴巾之类酒店提供的东西也一应俱全。
***裤被专门装在一个收纳袋里,胸围跟几年前没什么变化,倒是***风格变了不少,薄如蝉翼的一片,蕾丝精美繁复,很是花里胡哨。
以上这些都不是必需品,去商场再买或者问新娘子要就是了。
不足以迫使主人来讨回行李箱。
不过这行李箱里还有个被层层海绵包裹起来的礼盒,占据了不少空间。
礼盒里面是两个精致的人型玩偶,一男一女,虽然五官留白,但祝凯旋一眼认出它们是照着两位新人的模样捏的,就连身上的衣服都是婚礼主造型的mini版,仿真度落实到了每一处细节。
除此之外,礼盒里面还留了婚纱的手稿图和一封简单的祝福信。
这件新婚礼物举世无双,想必花费了不少心思准备,就算逛遍全锦城甚至全世界的商场,也绝无可能找到现成的替代品。
*
云雾来下了车,站在路边面对车水马龙的喧嚣,柏油马路经历了一天的阳光暴晒正在肆意释放白日里吸收的暑气,夏天的夜晚闷热异常,与车内打了冷气的凉爽环境形成鲜明的对比,体感温度直线上升,发懵的脑子却与之相反,快速降温至可以进行正常思考的水平。
不由自主地,她把整件事情以非常客观的角度,从头到尾细细梳理了一遍。
云雾来一直是一个心态不错的人,已经发生了的事情,如果有回旋的余地,她就去拼尽全力,如果没有,抓心挠肝地后悔纯属为难自己。
她一般不会为难自己太久。
没有祝凯旋在身边,那种如坐针毡的羞愤、尴尬如潮汐般渐渐退去。
收拾好心情,她打了车前往餐厅。
宴随已经在了,一见到她,脚步雀跃地迎过来,亲昵地抱了抱她,半开玩笑地调侃:“辛苦Lai大设计师不远千里赶来参加我的婚礼。”
“也谢谢嘉蓝女神的厚爱让我当你的伴娘。”云雾来回敬。
嘉蓝中学是他们的高中,宴随多年来一直是学校的宣传大使,被众嘉蓝学子奉为嘉蓝女神,明天,她的婚礼宣誓仪式就将在嘉蓝举行。
两人说笑着往座位走去。
“行此呢?”见宴随孤身一人,云雾来问及宴随的老公。
“傅行此啊,”宴随口吻如常,“他待会应该要跟凯旋哥哥一起去嘉蓝,确认一下场地。”
云雾来没错过宴随说到祝凯旋时眼睛里那一点微不可察的打探意味。
“噢。”她点点头,波澜无惊。
倒是宴随破功了,忍不住笑了起来:“噢?就这样?”
云雾来一本正经地点点头:“嗯,不然还要怎样。”
等菜的功夫,宴随单刀直入:“云雾,你现在有男朋友么?”顿了顿,想到国外的风气比较开放,她又改口,“额,或者说男伴,有么?”
云雾来的刀叉无意识地在餐盘里划着:“没有。”
这几年她一门心思全扑在My bride上,没日没夜地与婚纱打交道,就连睡个饱觉都是奢望,更别说匀出时间给男人。
“凯旋哥哥这些年来一直是一个人,当然私底下的那种,我不能保证没有,但至少我一个都没有见过、听过,他的网名到现在也没改过,我觉得他对你还是有感情的。”宴随说得很认真,“你们这么多年感情,就这么断掉未免太可惜,你认真考虑一下。”
云雾来抬眸:“什么网名,QQ啊?”
宴随:“嗯。”
他们的高中时代,微信还没有兴起,流行的是QQ和人人网。
祝凯旋的QQ名字叫“凯旋归来”。
有关凯旋归来是否存在语病,学术界正反方各执一词,始终没有个确切结果。不过至少在高中语文的范围内,它是被一刀切,划分到语病范畴的。
叛逆且富有争议,正如那个尚且年幼的年纪里,他们不被看好、不被允许拥有的爱情。
那个时候,云雾来的QQ网名叫做“来也归凯旋”。
凯旋归来,来也归凯旋。
三年前分手那天,她特意把许久不用的QQ下载回来,改掉了网名。
云雾来漫不经心地耸耸肩,没当回事:“他指不定忘记改了,或者懒得改,反正已经不玩QQ了。”
她距离上一次自作多情还不到一小时,人生在世,难免在同一个坑跌倒,但不能过于频繁,人总得有点骨气。
至少不能在一个小时之内跌倒两次吧。
宴随看出云雾来兴致不高,感情之事终究讲究一个你情我愿,外人说再多也只是徒劳,她点到为止,不着痕迹地转移了话题。
两人悠哉悠哉吃完晚饭,宴随开车送云雾来回酒店,临上车之际,看云雾来只随身跨了个不大的包,就随口说了句:“你们时尚圈果然时尚,回国只带个包就行。”
云雾来这才后知后觉地记起自己是带了个行李箱回国的,她很快意识到自己把它落在了哪里,硬生生遭遇了今日第二次晴天霹雳。
宴随浑然不知自己今天当了两次雷公:“但商场马上就关门了,来不及去买了,一会我给你送点衣服和护肤品过来。”
“行。”云雾来揉揉自己的太阳***,只觉心力交瘁。
*
祝凯旋跟傅行此从初中时代就是最好的哥们,俩人有着十几年的革命友情,此次傅行此结婚,祝凯旋身为主伴郎,当然也捞不到清闲,一起忙活了好几天。
祝凯旋陪傅行此安顿好几个远道而来参加婚礼的高中同学,老同学许久未见,热闹了些,喝着酒说了很久的过去,散伙已经是半夜。
叫了代驾回家的路上,祝凯旋和傅行此一起坐在后座,傅行此转过头来看祝凯旋:“明天晚上单身派对别忘记,帅一点,宴随那几个伴娘都挺漂亮的。”
祝凯旋嗤笑:“知道单身派对什么意思吗,就你那把你老婆和伴娘都叫上的派对,也配称为单身派对?”
傅行此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你别管那些有的没的,我给你准备了一个惊喜。”
很不巧,祝凯旋已经在意外中提前知晓了傅行此所谓的惊喜是什么。
不就是云雾来么。
呵,云雾来。
窗外霓虹闪烁,沿路一盏又一盏的路灯把车里照得明明灭灭,他没揭穿,仰头靠在了座椅靠背上,闭上眼睛,任由微醺的酒意蔓延上来。
老半晌,才漫不经心地说:“哦,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说到云雾来,他想起一点很重要的事情来。
距离事发已经过去一整天了,他没找云雾来,云雾来也没找他,彼此都假装那个落在他后备箱的行李箱不存在。
那女人倒是很沉得住气,始终没有找他要回她的东西。
难不成,她还真准备换个新婚礼物送宴随了。
一倔起来,还跟以前一模一样。
微醺是一种很好的状态,它介于清醒和醉之间,人在这种状态下,既能保持理智和思考的能力,同时也能控制住自己的行为举止,但会变得异常大胆直接,酒意总能轻而易举放大平时可以压制的想法或欲望。
回到家,祝凯旋看着自己房间地板上的行李箱,给行李箱的主人发了条彩信:「你东西不要了?」
云雾来回得很快:「你还给我。」
房间里没开灯,只有皎白的月光透过落地窗照进来,祝凯旋盯着短信,笑了一下。
回得这么干脆,看来她还是挺想要回她的行李箱的。
早知道,就再多晾她一天了,看她到了婚礼前夜还能不能继续沉住气继续不找他。
只是他既然已经走出这一步,也只能将错就错把好人做到底了:「你在哪?」
二十多分钟以后,云雾来的酒店房门传来几声叩门声。
她走过去,小心翼翼从猫眼处望出去,祝凯旋的脸在里面有几分失真,他今天的穿着打扮跟昨天的休闲风不同,今天西装革履,人模人样,但是没系领带,最上面那颗纽扣解了,其中一边敞向旁边,露出锁骨中间的那个V字型凹陷来。
一本正经中带了一点点恰到好处的放荡。
也就是俗称的人模狗样。
他仿佛知道她在看他,直勾勾地盯着猫眼看。
云雾来放下锁扣打开门,伸手接过行李箱,顺便给了他一句不是非常有诚意的“谢了。”
说完就要关门。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却撑在门上,阻止了她关门的动作。
门被他的动作扇回来些,云雾来***的嗅觉除了闻到走廊上淡雅的小苍兰香氛,还辨别出一丝隐隐约约的酒精气味。
也看到他的眼睛不甚清明,漆黑像湾沉沉的深潭。
她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披着一头半干的及腰长卷发,浑身散发着香波的芬芳,浴袍里面空无一物,领口松松垮垮,露出锁骨和一片说多不多说少不少的皮肤,腰带勾勒出身体的曲线,赤着的双足陷进厚厚的地毯中,指甲上猩红的***半遮半掩。
他们曾是最亲密无间的人,她当然比谁知道他受不了自己什么样子。
所以在这个暧昧的时间、暧昧的地点里,他什么都不必说,就已经表明了一切。
云雾来停顿一下,收了关门的力道,然后扭头往里面走去。
她是个正常的女人,处于二十几岁的年纪,有正常的生理需求,这不羞耻,没有掩饰的必要。
在意志力薄弱、最易守不住欲望的夜里,有个品相一流、且经过从前千百次的验证得知技术上乘、可以给她带来欢愉的男人活生生摆在眼前,送上门来的服务,她何乐而不为呢?
如果他玩得起,她实在没必要跟他矫情兮兮玩贞洁烈妇那一套。
反正他们之间,也不差多一次还是少一次了。
祝凯旋却没有马上跟进来,他只是站在门口,盛着醉意的眼神不若平时灵敏,有些迟钝和粘稠地胶在她身上。
那头摇曳的长发,仿佛他的招魂幡。
云雾来停下脚步,转过身来问了他一个问题:“这些年来,你有女人么?”
她没指望过这彼此杳无音讯的三年,要一个正处欲望高峰的男人始终保持孑然一身,但是在这个时刻,她还是固执地想知道,如果今天换了是别的女人来开的门,他也会如此么,也会用这般露骨的眼神表情和动作,明晃晃地向她人宣告自己的不纯良目的么。
他不答反问:“那你呢?”
他同样想知道,如果今天是别的男人深夜造访,她会不会松开拦门的手放任别人进来。她行李箱里那袋***的衣物,风格又是否由别人一手调//教印象。
这是一场博弈。
良久,云雾来的眉峰轻轻往上一挑,四两拨千斤:“女人?没有,不搞百合。”

本站点评

以上就是本站为您带来的965483全集资源在线大结局阅读,记得收藏哦!

点击免费阅读965483全部章节!

云雾来祝凯旋小说仅代表965483作者观点,不代表小宇文学导读网立场。

欢迎访问小宇文学导读网

声明 | 小宇文学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