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血都市

东宫有喜事免费完本txt下载(谢妙周珏小说)

热门小说 热血都市 2020-03-20 16:17:00
  • 东宫有喜事合集版免费阅读-东宫有喜事(谢妙周珏)全部章节小说完本合集版阅读

    谢妙周珏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精彩小说东宫有喜事完本全章节在线txt分享

    点击在线阅读>>

2020火爆小说东宫有喜事震撼来袭,东宫有喜事小说主角是谢妙周珏,小说描述了谢妙周珏之间的缠绵故事:太子周珏是个皎如玉树的谦谦君子,可就是性子闷了些,已致年近弱冠仍是孑然一身,其母卫皇后为之甚虑。一日,有位姑娘住进了东宫,她自云城谢家来,是太子表了几代的表妹。...

谢妙周珏小说东宫有喜事全文免费阅读:

一听周珏肯主动提出来歇一会儿出去走走,年平真是喜出望外。他忙答应一声,又推开了门请周珏出了书房的门。
见得周珏出了门,守口院外长廊下的德康忙迎上前来。
“主子,可是要出门?”德康问道。
“就在东宫走走,年平跟着就行了。”周珏朝他摆了下手,德康一礼后退了下去。
周珏带着年平出了毓徽宫的大门,在走到灵犀轩门口时,年平忍不住拿眼往里面一直瞄。
“怎么?这里面有什么稀奇物件不成?”周珏冷着声音问。
“倒不是看什么稀奇物件儿,小人就在想,若是此时谢姑娘正巧也出门就好了,您看今日天气这般好,到处都是鸟语花香的,如果谢姑娘与殿下一道,在这园子里走一走,逛一逛该多好!”年平陪着小心道。
“你哪里出来这么些废话?”
周珏听得低斥了年平一声,然后一拂袖子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年平忙苦巴了一张脸跟上前去,心想若不是早上皇后娘娘把他叫过去吩咐了一番,他才不做这种明知道会惹恼自家主子的话。可皇后娘娘明明说要让他想办法让殿下与那谢姑娘多亲近,他也不敢不听啊。
待过了灵犀轩,周珏在一处水榭旁停了下来,水榭之外道路两旁边,有一片花圃,里面的各色花儿开得正浓,彩蝶在花丛中翩翩起舞,身形灵巧的蜜蜂也在其中起起落落。
周珏站在了花圃边上,朝花丛中看了过去,突然眼光定住了,因为他发现花丛中有一道鹅黄色的身影,正背对着他蹲在里面,手里举着一只带有长杆子的网兜,好似是想要捕一只蝶子。
还说她不出门,这不是偷偷跑到这里来抓蝶子玩吗?周珏有些生气地想着,又想三天前她跟自己要那枚玉锁的时候,可是一脸乖顺的模样。原以为那玉锁对她意义非同一般,她定是会每日来毓徽宫跟自己讨要的,谁知道她一连三日不露面,他还当她心怀愧疚不敢见他,倒没想到她背着人出来找乐子,看来早就将那日醉酒之事连同那玉锁都忘得个干干净净了。
周珏想到这里,更是添了一丝气恼,他踏着大步走进了花丛之内,心想我若是突然站到你跟前,看你个小滑头还有什么话说。
见得自家主子突然走进了花丛里,年平原本还一脸地惊诧,待看着里面那道鹅黄色的身影时,年平了然似的轻笑了起来,然后很是识趣地走远了些。
周珏很快就走到了那道身影的身后,他立住脚,见得那身影仍是一动不动,对于他的到来一点感觉也没有,一双眼只顾着盯着不远处的一朵开得艳丽的芍药,那上面正停着一只蝴蝶。
周珏在心里冷哼了一声,正待清咳一声,可眼光见着那只蝴蝶之后瞬间又改变了主意。他脚下一纵,随即飞身出去,待到那朵芍药跟前突然抬了袖,竟是快速地捏住了那蝴蝶的一双蝶翼来。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那蹲在地上的女子吓了一大跳,她惊呼一声丢了手里的蝶网又抬起头来。却是意外的发现眼前多了一只手,修长如葱的指头捏着那只蝴蝶的双翼。她顺着那只手往上看时,就看见一张隽秀如玉的面容。
“殿下……”女子惊喜地叫了一声抬起了头,五官生得清丽,眉眼温婉,可不正是毓徽宫的女官杜衡?
“杜衡?”
周珏也惊讶的出声了,他原本心里笃定着是谢妙在此扑蝶,哪知道原来是杜衡。见得杜衡一脸惊喜过望地看着他,他的面上浮过一丝尴尬之色,手里捏着蝴蝶也似有些烫手一样,让他感觉很不***起来。
“多谢殿下,我在这里守了好半天了,一直也抓不倒这只调皮的小东西,没想到殿下徒手就一下子抓了它来。”杜衡喜悦着声间,说得一脸的嫣然之色。
杜衡一边说着,一边抬起双手,正打算自周珏手里将那只彩蝶给接过来,周珏见她伸手过来,立即下意识的将手避开一点,指头又松开了,幸得杜衡眼疾手快,趁那蝶子的双翼还未完全展开之时,一把将它拢在了一双手掌之内。
周珏松开彩蝶之后,不再说话,抬腿就往花丛外走了出去。杜衡站起身来,看着周珏的背影,又看着手心里的彩蝶,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来。
“殿下,您这是要去哪里?”杜衡追出来几步问道。
“就在附近走走,年平跟着就行。”周珏没回头,只淡着声音道。
“是,殿下。”杜衡忙福身一礼。
年平这时才迎了过来,见得花丛中的人是杜衡,年平的脸上也露出了点失望之色。
“这杜衡姑娘穿着一身鹅黄色,从后面看还真的像谢姑娘,也难怪殿下会认错。”年平小着声音道。
“胡说什么?我认错什么了?”周珏脸一冷瞪了眼年平。
“呃……殿下没认错,是小人眼花认错了。”年平忙赔着笑脸道。
周珏听得不再说话,只冷着脸自顾往回走了。年平看着他的背影轻叹了一口气。
“还说没有认错?你若是肯给杜衡姑娘捕蝶子,那她也不必这般煞费苦心了……”
年平细着声音自言自语了一声,见得周珏越走越远,连忙迈步赶了上前。
周珏一路沉着脸往回走,待重新又走到灵犀轩门口时,他的脚步却是明显慢了下来。年平才说话惹恼了他,此时自是不敢再出声说什么,只也慢下脚步跟在他身后。
“年平,我记得灵犀轩内种有一棵蟠桃树是不是?”周珏突然转头看向年平问道。
“是的,殿下,那棵蟠桃还是皇后娘娘叫人自外特地移种过来的,上面结的桃子滋味很是甜美,去年这个时候内侍府派人采了送到毓徽宫,殿下自己一个没尝都赏赐出去了,真是有些可惜。”
听得周珏提起蟠桃,年平滔滔不绝地说开了,他一边说着,一边抬眼看了看周珏的脸色,见得他面色如常,好似对那蟠桃颇有兴趣的模样,他忙又近前一点道:“主子,如今正是吃蟠桃的季节,那树上想必是结了好些,殿下何不***看一眼?”
听得年平的话,周珏竟是出人意料的没有冷脸,口中轻“嗯”了一声,居然抬步朝着灵犀轩的大门走去了。年平看见一阵惊奇,忙快着脚步跟上前去。

东宫有喜事全文阅读

“那丫头,还不快点去通报你家姑娘?殿下来了,要看后院的那颗蟠桃树!”年平一进门,见得院内有个小宫女正在修剪花枝,连忙对着她喝了一声。
“是,是,奴婢这就去通报姑娘。”那小宫女正是半夏,她见着太子进了门,立时惊得脸色发白,慌得丢了手里的剪刀,忙得行了礼,又欲转身去内室通报。
“不必了,这灵犀轩如今有了主子,还是我这个外客去拜访主子吧。”周珏却是一抬手叫住她。
听得太子这般说话,半夏更是再不敢多言,连忙快着脚步前头带起路来。
谢妙正坐在内室的的窗前,埋首在她的那一堆零碎之内。听得门外小宫女半夏有些着急的说着话,又听得凌燕和郑妈妈慌张见礼之声。谢妙勾起唇角笑了下,她像个猎人一样耐着性子,好不容易才熬过了这三日,终于将猎物给熬来了。
谢妙丢了手里的物件起了身,又理一理衣袖,然后快步出了门,正待露出笑脸迎接周珏的大驾。谁知她迈出门槛一抬头,就见得周珏已是站在门口的台阶下了。
“不知太子哥哥大驾光临,谢妙有失远迎,实在是失礼了。”谢妙满脸笑意,很快朝周珏施了一礼。
周珏没说话,他慢慢走上台阶,然后站到了谢妙的跟前,又拿眼将她一下看了一圈。
“几日不见,倒是没见变化。”周珏的声音淡然着道。
谢妙听得心里一阵想笑,心想你这说的不是废话么,又不是几月几年不见,能有什么变化?
“太子哥哥也没变,仍是这般好……好气色。”谢妙本是想说“好风姿”的,突然又想起这样说势必会惹恼他,一个机灵就临时改了口。
“你都在忙些什么?”周珏问道。
“也没有忙什么,不是那日醉酒无状惹得太子哥哥心情不愉嘛,所以我这几日都在闭门思过,只求太子哥哥看在我真心悔过的份上,早些忘了那些不愉快才是。”
谢妙轻软着声音,一副乖顺可人的模样。那日凌燕给她主意,叫她没事就去毓徽宫,跟着太子殿下读书习字,弹琴下棋,让太子殿下心里高兴了,就能将那玉锁还给她了。可谢妙最是厌恶读书,琴棋书画这些风雅之事也是没有兴趣,如何肯照着凌燕的想法去做。她苦思冥想了半日,才想出这“闭门思过”的苦肉计。如今周珏竟是亲自过来灵犀轩看她了,说明这苦肉计奏效了,看来那玉锁很快也就能到手了。
周珏没有接谢妙的话,只字不不提前几日之事,却是看着谢妙身后的房门问道:“你不请我***坐吗?”
***坐?谢妙听得愣了下神,周珏的脸上虽仍是没什么表情,可语气和缓,谢妙心中笃定他已是消了气了,可是没想到他这不仅是不生气了,还要她请他进屋坐,这分明是有要与她改善关系的意思了。
“呃……非是谢妙无礼,实在是,是怕贸然邀你入室,那个,那个……”谢妙支吾了半日,眼光一闪看见正站在院门口的郑妈妈,顿时脑中灵光一闪,脱口而出道:“对了,是郑妈妈会怪!”
谢妙说完之后不由得佩服起自己的急智来,她的内室案上摆了一堆的零碎,若是被周珏看见,这苦心装了三日的贤淑模样岂不是白费了?如今她说怕郑妈妈责怪拒绝周珏***可是合情合理的。谁都知道郑妈妈是个老古板,她若是说起一通闺阁礼仪来,凭谁都招架不住,那萧长慕不就是被郑妈妈说得头痛不已,抱头逃出了灵犀轩吗?
周珏听了谢妙这话,见得她眸中一闪而过的得意之色,他微牵了下唇角,然后转过身,对着郑妈妈的方向说话了。
“郑妈妈,我不能进谢妹妹的屋子吗?”
周珏的声音很是温和,那郑妈妈见得太子这般谦恭有礼的模样,脸上早就笑开了一朵菊花似的。
“殿下说哪里话?殿下可是我们姑娘的表兄,先不说您身份尊重,单说殿下的品行,那可是我大晏国妇孺都知道,您是美玉般的谦谦君子。我们姑娘若是有您这样的人在身边指点教诲,那可是旁人求都求不来的福气。”
郑妈妈喜滋滋地说完了,然后又对着谢妙弯了一礼笑着道:“姑娘,恕老妇多句嘴,您此是该是恭请了殿下进屋,令人奉上香茗,然后用心听取殿下的良言益语才是。”
看着眼前一幕,谢妙顿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原本搬出郑妈妈是当做挡箭牌,可是没想到郑妈妈一见着这周珏,就把什么礼仪规矩都忘了,居然劝自己请周珏进屋去,这番变故实在叫她有些反应不过来。
周珏听了郑妈妈的话,面上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意来,他又转过身来,看了眼谢妙,脸上的神情似笑非笑。
“郑妈妈说得有理,太子哥哥,请……”
此时的谢妙除了请周珏进屋还能有什么办法,她侧身抬袖,恭请周珏进了屋。
见得自家主子随着谢妙进了屋,年平站在门口台阶上发了愣,他挠了挠脑袋,心想主子不是说要进来看后院的蟠桃结果了没有,怎么一见着这谢家姑娘就忘了看蟠桃的事?
也是,谢家姑娘生得娇美可人,可比那什么蟠桃好看多了。过了一会儿,年平似乎想通了,抬手挠挠头,又悄悄咧嘴笑了笑。
谢妙将周珏迎到屋内的圆桌旁坐了下来,又吩咐了凌燕和半夏去准备茶水。她自己则是坐到了周珏的对面,低头垂首,一副乖顺娴静的模样。
“你那脑袋就一直这么垂着,脖子不疼吗?”周珏瞥她一眼,忍不住有些没好气地道。
谢妙一听连忙抬起头,见得周珏的脸色,她忙笑着道:“这可是郑妈妈教我的,她说这样显得文静娇怯,是闺阁女子该有的姿态。”
谢妙一边说着,一边忍不住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后脖颈。周珏听得又是一阵无语,那郑妈妈教的定不是她这般模样,她将脑袋死死的低着,都快贴到胸前衣襟了,那脖子能不垂得生疼吗?
谢妙揉完之后,抬眼见得周珏正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连忙又将头低了下来作出一副文静模样。
“行了行了,你别折腾你那脖子,你本是什么模样就什么模样吧!”周珏冲着谢妙轻喝了一声,她那头低着脖子僵硬的怪模样,看得他感觉自己的脖颈都是一阵阵的痛。
谢妙听了这话立即将头抬了起来,她下巴微扬着,一双眸子里也恢复了黑亮璀璨的光芒。周珏看得面上没说什么,心里却是生过一阵很是舒适的感觉,仿佛她天生就应该是这副自信张扬的模样,让她低眉垂首,作副内敛娇羞的模样,实在是委屈她了。
“那些是什么?”周珏突然指着窗前的长案问道。
谢妙一听着了急,那案几上被她堆得满满当当的,适才不想让他进屋就是怕被他看到那些,没想到他这进门才一会儿就注意到了那里。
“哦,那是我闲来无事弄的一堆小玩意,乱七八遭的,没什么可看的。”谢妙忙挥了挥手装作不在意的解释了一下,然后又侧过身看看门口方向道:“凌燕这丫头怎么回事?沏个茶要这么半天吗?”
谢妙岔开话题本是想转开周珏的注意,可是她再转身看时,就发现周珏已是自椅上起了身,正往窗前走了过去。
谢妙这下可真是慌了神,她自椅上跳了起来,然后快速赶到周珏之前站到了窗边的案几之前。
“太子哥哥,你是觉得屋子闷吗?我……我替你开窗。”谢妙口中说着话,脸上却是笑得灿烂,一双手却是悄悄伸到了身后,迅速的将案上的一堆乱物往内推去。
“窗不是开着吗?”周珏指了指谢妙的身后。
“哦,是吗,我还以为是关的呢!”谢妙脸上闪过一丝窘色,可转眼就淡定了下来,她手上动作不断,口中也很镇定地道。
“你在藏什么?”周珏却是突然看着她问。
谢妙听得手上一顿,可仍是摇着头故作镇定道:“没什么,是案上太乱了,怕你看了会生气。”
“我是那么容易生气的人吗?”周珏瞪了她一眼。
听得这话,谢妙下意识的就想点点头,可见他板着脸的模样一下子反应过来了,连忙把头摇得和拨浪鼓一样。
“不诚实。”
周珏低斥了一声,然后突然间伸出手,扶着谢妙的双臂将她的身子给掰到了一边,谢妙没想到他会突然来这一手,一时没防备就被他轻飘飘给挪开了。

本站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本站分享的东宫有喜事全集资源完整免费阅读 ,作者文字功底了得,拥有较高人气,小说资源情节百转千回、丝丝入扣,引人入胜,真心推荐!

点击免费阅读东宫有喜事全部章节!

谢妙周珏小说仅代表东宫有喜事作者观点,不代表好天气小说导读网立场。

欢迎访问热门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