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职场

姚妍小说***表小姐全文小说资源在线

姚妍 呜呜文学 2020-03-05 11:37:45
  • ***表小姐姚妍合集版免费阅读-***表小姐(姚妍)全本小说大结局合集版阅读

    ***表小姐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姚妍的小说之大结局分享小说全集完本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表小姐,主人翁是姚妍,《***表小姐》主要讲述了姚妍之间的恩怨情仇:姚妍在安王房中装了贤惠,诉了苦楚,又表了迷茫。心道若这男人但凡有良心,日后总该能帮扶他们姐弟一把?她可是正儿八经的恩人!但她也不敢肯定。因男人若可怜女人,恨不能...

姚妍小说***表小姐全文免费阅读:

文慧愣了一下,她以为以主子的性子,定然不会大声嚷嚷起来。反应过来赶紧点头:“是是是,而且还撒了一地墨汁!”
因为声音不低,院子又不是那样大,所以大家都跑了过来。
驿曹本来在屋里吃烤地瓜,暖烘烘的,一听到有人丢了东西,心里骂娘急忙忙跑过来,头上都起了一层汗。一开口先撇清:“姑娘,咱们驿站虽不大,但向来清清白白,可从未出过偷窃事件。”
姚妍也不纠缠这个,吩咐镖师:“把咱们和侯府的所有人都集合到这里,所有人!”又笑着对驿曹道:“我自是信任驿站,所以不敢劳烦您,先从我们的人查起如何?”
话虽说得客气,意思确实我先从自己人查了,你总不能不让驿站的人出现吧?
驿曹虽觉得丢了脸面,但为了清白脸面,也只得吩咐手下十几人皆聚拢过来,包括帮衬做工的粗使婆子。
宋管家也是一头汗,他悄声劝道:“姑娘,咱们好歹是侯府,捉个贼还这样招摇,让旁人知道会笑话。”
姚妍微笑:“您是堂堂武威侯府管事,我不过是商户女罢了,脸面没有您重要。”
逼得一个主子这样说,他人都瞅着宋管家。
宋管家表情讪讪,但也没敢再劝。好在他提前吩咐了,拿到东西立刻藏起来,冰天雪地的,应该不会轻易被找到。
几十人呼啦啦被围在院子里,有的低头垂目老老实实,也有人觉得表小姐太过分,竟然让他们挨冻。
姚妍见镖师点头,知道人到齐了,便开口道:“今儿委屈各位,一会给每人一串钱打酒喝。不过,我这人旁的还好,却最见不得贼。今儿敢偷东西,明儿就敢杀主子,你们觉得呢?”
众人一听有钱,不过就是冻一会,值了,脸上就带出高兴,跟着便连连点头:“姑娘英明。”
按照事先吩咐好的,镖师头丁师傅喊道:“每个人都伸出手来。”
天寒地冻的,为了保暖大家都抄着手。但镖师喊了,便也听话伸了出来。有一个青衣粗布婆子却还是抄着手,在袖子里摸来摸去的不知道作甚,脸上也发了一层汗。
姚妍看过去,丁师傅将那婆子的手拉扯出来。
众人一看,嚯,一团黑,这是偷碳了?
姚妍笑着对服侍他们的杂役小哥道:“麻烦您把昨天给我一桶墨的事情说一下。”
这事并不复杂,杂役小哥两三句说个清楚。
姚妍又对文慧点头:“把昨晚你干了什么讲一讲。”
文慧这才明白,姑娘昨儿为何吩咐她做那种无理取闹之事了。“我们姑娘昨儿下晌做了个梦,梦到有人偷了首饰匣子,将所有身家都偷了去,日后过得十分凄惨。这不夜里睡前吩咐奴婢,把匣子里东西给挪了个地方,又把墨盒子放了***。今儿早晨我们出来赏雪景,屋子里没人,然后……”
然后这婆子竟然大胆到偷东西!不用细说,大家都听明白了。
心道表小姐竟然连有人偷东西都能提前梦到,可真是个福气人!
那婆子“咕咚”一声跪在雪地里,哭喊道:“表小姐冤枉啊,老奴不过是早起烧火摸了碳,绝非什么墨汁子。”
刘嬷嬷冷笑:“当大家都是傻的,碳和墨汁能一个味道?宋管家,这可是您的手下,您来说说碳和墨汁怎么分辨。”
宋管事见逃不过,踢了那婆子一脚:“你个蠢货,有话就老实说,偷了便认罪,没偷就说这墨汁是怎么来的。”
听到暗示,那婆子一个机灵:“老奴刚被吓住了。老奴见南边墨汁便宜,便买了带回京给孙子写字用。今早上一不小心,竟然打翻了墨汁,这才引来误会。”
姚妍笑着看了杂役一眼,那小哥觉得自己被一阵仙气吹了,心里美滋滋。他跳到婆子身边,拉起袖子一闻,冷笑道:“这是咱们明水特有的老臭墨,味道臭了一点,但上色好,而且三天以后会回复普通墨香味,因为便宜,穷书生爱用这个。怎地,都说南边富庶,竟然也产这种廉价货色?”
南边跟来的一众人都摇头。江南富庶,却并非家家富裕,但即使穷人也讲究,尤其是书生,宁愿饿肚子,也不愿意旁人笑话,还真没听说过谁用臭墨。

姚妍全文阅读

婆子抵死不认,一口咬定墨汁而已,怎就说她是偷?
不过正僵持,一个镖师捧着一首饰盒子过来,“姚姑娘,在这婆子屋中发现了这个。”
宋管事:“……”不是说了让这婆子处理了!
他哪里知道,婆子因没偷到值钱物件,而首饰匣子上的碎宝石却值钱,所以便私藏在床底下。
那婆子见抵赖不成,打滚跪地求饶:“表小姐饶命,老奴一时财迷心窍这才犯下错事。宋管事,求您救老奴一次。”她眼中透着威胁,若是宋管事不救,便把他也扯进来。
姚妍笑望宋管事:“没想到你们两人关系倒是亲厚。也罢,既然是您的人,我便卖个人情。只是侯府里的人可别都跟这婆子一般,不然我们可不敢去住。”
宋管事:“……表小姐,您说笑了,我怎会和这种偷亲厚。只不过我只是小管事,处置人这等事,还要夫人才行。”现在把婆子卖了会逼她狗急了跳墙,回头找个机会悄悄弄死便是,留着是个祸害。
姚妍点头:“很是,很是,舅母能派这种人来接我,可见是亲信了,我一个外甥女哪里好处置舅母手下。好了,天这样冷,大家也散了吧。一会去买两只羊,炖了给大家去去寒。”
宋管事:“……”这表小姐实在难缠,竟然往夫人身上泼脏水!可他却无法反驳,不然越描越黑。
驿站众人:“……”这武威侯府可真够乱的。不过大冬天有羊肉吃,舒坦,表小姐敞亮。
因着这个事情,姚妍将武威侯府跟随服侍的人全都打发给了宋管事,只留自己带的二十余奴仆外加镖师。
众人喝羊汤之际,丁师傅悄悄汇报:“姚姑娘,刚刚我们的人去里里外外搜罗首饰盒子时,发现有人似是盯梢。”
姚妍心下一紧,“是盯咱们还是盯西屋那位?”
“我们虽带的钱财招人,但随行上百号人,除非悍匪不敢来抢。且驿站虽不大,确实正儿八经官家地盘,乃地方军和政府双重管制,一般人绝对不敢来这里惹事。倒是西屋那位,听说一身伤,可见是遇到了仇家。只是,谁敢随便与羽林卫对上?”
姚妍心道,若只是羽林卫还好,那位可是皇子,仇人能是一般人?说不得身份旗鼓相当。“丁师傅,您走镖多少年了?”
丁师傅一愣,怎突然说到这么家常的事情?还是老实回答:“十五六年了。”
“我爹在时,您便帮我姚家走过镖,咱们也是老交情了。您家中上有老母,下有三个孩儿,还有一贤惠能干妻子,在他们心里,您就是顶梁柱。说来镖师来钱不算少,但却是辛苦活,一个不好还容易遇险。您若信得过我,我给你指一条明路。若你们能把西屋那位救下,日后荣华指日可待。”
若不是为了养家糊口,谁也不想在刀刃上***血,可丁师傅还是有许多疑惑。“西屋那位,姑娘认识?”
姚妍摇了摇头,“并未见过,但上午帮他用药时,发现了一枚玉佩。师傅多了莫问,若信便保他一保,即使这高位之人薄情寡义,并不安排您差事,我也不会让您白忙活,千两白银打底。”
说到这个份上,丁师傅自然要搏上一搏。
不多时,正房传来姚妍不满之声,说不想在这驿站中住下,想到济南府钱庄,将身上银两寄放,到了京城再取出,不然还不定被哪个贼给偷去。
这时候能够流通银票的钱庄皆有皇家背景,可靠是可靠,却从中抽成很高,是以一般人但凡能自己带的,哪里舍得到钱庄倒腾。
但此时也无人敢出来劝姚妍,毕竟抽成也比被人全部偷走强。
因为对他人不信任,姚妍收拾细软时让侯府下人都离开院子。宋管事虽不满,却也怕万一表小姐再丢点什么,那可真是沾一身脏,再也洗不清了。
一切收拾妥当了,姚妍让人悄悄抬了用床板被子简单制成的架子进了西厢房。看安王脸色没有上午那样通红,她轻轻走过去摸一摸,想试试这人是否还那样烧。
只手刚一碰上额头,便被一只大手握住。

本站推荐理由

***表小姐最新资源在线全文阅读小说资源故事情节紧凑,人物性格饱满,文笔清新,值得收藏拜读!

点击免费阅读***表小姐全部章节!

姚妍小说仅代表***表小姐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文学小说阅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资讯网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美文